第五五八章 眼球大暴走!

    铮!

    长剑破空!

    滋啦~

    电光爆闪。

    展舟舟神色淡然地散去掌中一闪而逝的紫极剑。

    下一秒,刚刚恢复呼吸动作的尸体表面出现一条细微裂痕,从右肩斜着贯穿左胯。

    尸体“……”

    这剧本不对啊!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这种时候你难道不应该充满好奇心,等着尸体复活,然后弄明白事情的始末吗?

    怎么一言不发,悍然动手了呢?

    而且下的还是死手,直接把尸体给切成两瓣?

    要不要这么凶残?

    要不要这么无情?

    噗通~

    上半截干尸掉落在地,砸起一蓬有气无力的尘土,随着重力牵引缓缓落定。

    【普雷尔之眼身份不明的‘干尸’,以某种特殊能力保住最后一口气延续至今终于被激活,却在复苏前一秒被人以雷霆手段斩杀。

    它的身上原本可能藏着不得了的秘密。

    现在……

    秘密没了。】

    “管你有什么秘密我都不感兴趣。”

    展舟舟嫌弃地瞥了眼干尸,本来以为把这玩意儿带来外城能找到办法从其体内提取一些基因之类的好处,没想到竟然是用秘法伪装的尸体,就等着别人给丫带来外城之后激活呢。

    白忙活一场,还占着自己胶囊住所的空间好长一段时间,真是亏大发了!

    展舟舟越想越气,一脚踢在干尸上,把上半截干尸给踢得在原地陀螺一样转了几十圈,停下的时候那双干瘪的眼睛刚好对着展女侠。

    【普雷尔之眼仔细分辨可以发现,这具尸体只有一只眼睛,另一个黑洞洞的眼眶空无一物,或许他早就料到有这一天,提前留下了后手?】

    “嘁。”展舟舟撇了撇嘴“猜到了。”

    能用这种诡异手段苟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家伙,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后手?

    不过要说她对干尸一点都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

    展舟舟只好奇一点,像这种实力的存在绝对不可能无法独自进入外城,对方为什么要依靠假死状态欺骗‘后人’带着他进外城呢?

    这是展女侠短时间内想不通的。

    另外,这具‘干尸’还有之前那个穿红兜帽的家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为什么红兜帽长得跟李正那么相像?

    为什么红兜帽跟‘干尸’在普雷尔之眼显示的提示里都是乱码?

    “以前没感觉,怎么进了外城之后,忽然发现李正这小子身上藏着不少秘密呢?”

    展舟舟揉了揉额头,启动推进器留下一地残尸,离开了这里。

    无论有多少疑惑,她自己的事情还是得放在第一位,之前接的那个坑人的任务还要继续做。

    要是就这么回去了,不是亏大了么?

    ……

    矩阵,某房间。

    暗无天日的陵墓自从上一个玩家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人来造访过。

    黑暗中,从石质棺椁里跳出来一颗连接着神经组织的眼球,落在地上四处撒着欢。

    视神经组织被它当做双足一般,灵活地在地上蹦蹦跳跳,眼球没有眼皮包裹,却能通过瞳孔表现出情绪。

    懵懵懂懂,像流浪狗一般到处玩耍的眼球正准备跳上台阶,研究一下以它的力量根本打不开的大门。

    懵懂的眼神忽然出现变化,蹦跳的动作僵硬片刻,在黑暗中安静下来。

    如果李正在这里,他一定能认出来这只眼球并且能够清晰发现其身上发生的变化。

    “妈……妈的!”

    静谧墓室内忽然响起一声国骂,眼球的瞳孔下方竟然长出来一张嘴,愤怒不已地用汉语大声臭骂“他妈的!谁把老子本体给干掉了?”

    眼球焦躁地来回踱着步,嘀嘀咕咕“算算时间,应该是那家伙的预言开始应验的时候了……”

    “可是为什么我的本体被人干掉了?”

    “这跟说好的可不一样!”

    “妈的!亏大了!”

    “加钱!”

    “必须让那厮给老子加钱!”

    “等等……”

    眼球用视神经组织在地上划拉几下,焦躁的眼神瞬间变得惊恐不已“艹!死了?”

    “这不可能!”

    “为什么会死了?”

    “我不信!”

    又划拉几下,地面上被它划出来一堆杂乱无章的符号。

    然而随着符号越划越多,眼球也变得越来越惊恐,最终到了一个麻木的地步。

    不会吧?

    居然真的死了?

    这玩笑是不是开得有点大?

    筹划了那么多年,结果把自己给筹划没了?

    不对……

    眼球忽然变得比之前本体被斩还要愤怒。

    这特么不止是把人筹划没了,还把他也给坑了呀!6

    本体没了。

    本源也没了百分之九十九。

    他现在就剩下一颗柔弱的眼球。

    能干啥?

    出门随便来一只小动物都能把他给嚼了,到处都充满了危险。

    除非是用光自己跟后手一块留在这里的那些资源……

    “……”

    眼球忽然意识到什么,转身跳到棺椁上往里面探头看了一眼,差点被当场气死。

    “我的家当……全没啦!!!!”

    眼球哀嚎一声,跌坐在棺椁边缘,失魂落魄。

    连翻身的唯一希望都没了!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一觉醒来,所有的事情走向都跟预言内容不一样?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嗵隆隆。

    正在这时,陵墓门口传来厚重石门开启的声音。

    “我说的没错吧,山本君。”

    伴随着石门开启,门口处响起一句眼球非常耳熟的语言“这里果然有暗室!”

    “干得漂亮啊,渡河君!”另一个声音也传进墓室中“外面虽然有人探索过的痕迹,不过门口这里保存得相当完美,里面说不定还有宝贝没有被人发现。”

    “进去看看?”被称作渡河君的那人提议道。

    山本君谦让道“暗室是渡河君你发现的,里面的东西当然归你所有,我就不进去了,在外面等你出来。”

    渡河君听山本这么说不但没有立刻进入墓室,反而也留在了门口“山本君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俩既然决定组队合作,探索中获取的所有东西肯定见者有份,我怎么能让你吃亏呢?”

    真特么虚伪!

    眼球听着门口两人来回谦让,冷笑不已。

    这两人表面看似一伙儿的,实际上都在提防着对方。

    之所以不肯单独进入墓室,无非是担心留在外面的人会把自己困在里面。

    不过……

    眼球坐在棺椁边上,不慌不忙的样子。

    这破局之法,不是送到眼前了么?

    瞳孔猛地一拧,露出凶恶之色,眼球跳到地上用力一弹,炮弹一般飞向墓室门口。

    就在门口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视神经组织用力扎进其中一人的眼眶,生生将那颗眼珠给挖了出来,之后眼球便泥鳅一般滑了进去,鸠占鹊巢。

记住本站网址,Www.dawujias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dawujiasu.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