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九章 无耻行径

    “厚颜无耻?”

    那托冷笑不已“什么时候连你这种臭虫一样的东西,竟然也敢对我指手画脚了?”

    从之前夏侯飞的战斗状态,他就看出来对方实力远远不如自己,要不是碰巧与天龙族留下的金光地带产生了共鸣,那点实力怎么可能有资格参与刚才的战斗?

    夏侯飞一跃而起,指着那托怒道“我实力不如在场的大多数人又怎样?至少刚才的战斗我亲手击杀了十九只紫魔晶级扭曲生物,我用自己的双手取得了十九枚紫色魔晶,而你在干什么?别人在殊死搏斗时,你在后面冷眼旁观,或许心里还在嘲笑我们不知死活!”

    “现在战斗结束了,你竟还有脸面出去趁机抢夺本不属于你的东西!”

    “蝇营狗苟之辈!外城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才会至今都没能突破天龙族留下的防线,将安全区往更深处推进!”

    一番话连打带压,把留在金光地带的大多数人都得罪了。

    有些人尚存一些羞耻心,被他说得掩面,扭头不敢对视。

    那托却理直气壮道“扭曲魔晶是外城居民对抗情绪风暴最有利的资源,本就应该优先供应给实力最强的那批人。”

    他指着外面那些还在苦苦支撑,没能凭借一己之力摆脱环境影响的人,义正言辞道“那些人,正面对战时我可以同时打十个,扭曲魔晶给他们就是浪费!”

    他又指着夏侯飞道“还有你,我劝你也把刚才获得的扭曲魔晶交出来,紫魔晶本就稀少,给我们吸收远远比让你们这些废物吸收要有价值得多!”

    那托一番话把自己跟其他没有走出金光地带的人绑到了一起,好像他们就应该留在后方,派出别人出生入死为他们获取资源一般。

    夏侯飞最笨,之前那番话早就用完了他所有能在这个场景下骂人的词汇,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气得直跳脚。

    月华见了,拦在他身前,对那托冷冷说道“你不要脸是你一个人的事,别试图把我们拖下水!”

    那托看又有人出头,而且还是个跟他一样没能走出金光地带的胆小鬼,忍不住讽刺道“你在装什么清高?刚才怎么不见你出去杀敌?我刚才看地明明白白,那个叫夏侯飞的小子送了你一颗紫魔晶,你这样的行为跟我又有什么区别?”

    夏侯飞跳脚怒骂道“你在放什么狗屁?我大哥拿的那颗紫魔晶,是我给他的谢礼,跟你这种无耻之徒有着本质的区别!我大哥急公好义,心地善良,又岂是你能相提并论的?”

    “哈哈哈哈!”那托大笑道“谢礼?我刚才听说了,你大哥不过是带着你来到金光地带罢了,这种随手而为的小事,也能得到一枚紫魔晶作为谢礼?”

    他语气转冷“你这点实力,我能瞬间把你打杀当场,可我大发善心留了你一条狗命,才让你在这跟我狺狺狂吠,你是不是应该谢过我的不杀之恩,奉上刚才获得的所有紫魔晶?”

    “你……”夏侯飞指着他,气得浑身发抖“一派胡言!你这个样子,跟荒野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那托阴沉笑道“区别就在于我从来不杀同族。”

    这句话的含义很深,许多人都听明白了,也知道他不是个善茬,有些也想替夏侯飞出头的人犹豫片刻,最终按捺下去,没有说话。

    为了一时痛快得罪这种疯狗,并不划算。

    那托懒得再理会夏侯飞,凝聚精神做好防御,抬脚往金光地带外走去,他的速度很快,可以在精神防御崩溃之前获取到足够的紫魔晶。

    然而他走到边缘,却迎面对上了一双如有实质的目光。

    不知何时,一开始带头冲出去的家伙竟然出现在他面前,与他隔着一道金光相望。

    李正缓缓开口“你想渔翁得利?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夏侯飞与那托的争吵他全程都听见了。

    一开始他就对那托的观感极差,只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恶心到了这种程度,想要趁虚而入,抢夺本属于别人的战利品。

    看着那托,令李正想起了某个以白头鹰为象征的国家,那个国家在巧取豪夺方面可谓是行家里手,为了从其他国家掠夺战略物资,阴谋手段层出不穷。

    “就凭你,也想拦我?”那托眼神一动,不明白李正是怎么在外面撑到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在他的感知里,李正弱小地就像是路边随处可见的昆虫,轻轻踩上一脚就会啪的一下爆开,死无葬身之地。

    李正手握琉璃长刀,手腕轻轻往上翘了翘,挑衅道“你可以试试看我拦不拦得住你。”

    “你是找死吗?”那托眼神变得凶狠,余光扫过旁边看戏的那些群众,担心自己主动出手会被别人耻笑。

    “是你找死!”李正身上战意蒸腾,引得面前金光剧烈波动,隐约有天龙族战歌声传出,在附和着他的话。

    听到那战歌声,那托脸色一变,缩了缩脖子,心生怯意,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怂,梗起了脖子道“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向我道歉,否则我必定将你斩杀在此,让你直到何为对强者的尊重!”

    他自以为自己给了对方一个阶梯下,却不知这句话反而把所有退路堵死。

    李正平举琉璃长刀,直指那托“出来,单挑!”

    “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那托像是跟谁解释似的,说完这句话才取出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根满是尖锐倒刺的巨型狼牙棒,那密密麻麻的尖刺上乌光闪动,显然曾饱饮无数鲜血,有不少生命丧生于这柄大杀器下。

    李正早已不耐烦“别废话了,来吧!”

    “这小子是第一个冲出去的,杀的扭曲生物最多,那些扭曲魔晶里他占据最大份额。”那托抬脚,心中想道“如果我把他杀了,那他那份自然而然就变成了我的,而且拿的名正言顺!”

    一念至此,他身形完全一闪,走出金光地带。

    周围涌来无尽的恶意,被他提前做好的精神防御抵挡在外,但这种状态他坚持不了多久,时间长了精神疲惫之后,恶意就能突破他的精神力防御,对他的神智造成影响。

    那些走出金光地带,得到战意赐福与天龙族一起战斗后陷入混乱的,就是因为精神防御空虚,短暂陷入了混乱。

    这种状态是有机会靠着意志力摆脱的,一旦成功摆脱,重新建立起精神防线,还是可以回到金光地带,通过休息或是睡觉等方式缓解精神疲惫,重回巅峰。

    可一旦摆脱失败,那么神智就会完全被恶意摧毁、侵蚀,变成类似扭曲生物一般的存在,也就是感染者。

    感染者长时间存在于罪域这种环境下,也有几率产生扭曲魔晶,外城或荒野人没能发现这一点,完全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将感染者固定在某个区域长时间观察。

    而且在没有抵达金光地带的罪域范围内,环境不足以快速催生出扭曲魔晶,只有穿过金光地带的区域,才有足够的环境缔造扭曲魔晶。

    越是强大的感染体,需要越是越是浓郁的恶念环境,才能产出品质更好的扭曲魔晶。

    “小子,等我杀了你,属于你的那份扭曲魔晶,可就归我了。”那托咧嘴冷笑“要怪就怪你自己多管闲事吧,不但会丢了收获,连命都会没。”

    李正童孔一缩,挥手提刀当头就砍“你的废话实在是太多了,我的耐心都被你消磨光了!”

    这一刀的角度极为霸道,不偏不倚,就往那托的头部正中心位置狠狠剁下。

    看那样子,大有一种不当场把那托开瓢,誓不罢休的气势。

    然而那托只是狼牙棒晚上一托,就轻松挡住了李正的攻击,讥讽道“软弱无力!”

    下一刻,他用力往上一顶,甩开琉璃长刀,反手一棍抽向李正腰腹。

    这一下若是抽中,李正必定半个身子都被当场抽打成肉酱,从今晚后身高缩水三分之一。

    李正脚下一滑,融合了鼠人族与展舟舟家独门步伐的技巧使出,整个人羽毛似的往后暴退十多米,完全躲过了狼牙棒的攻击。

    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感觉胸腹部一疼,伸手摸去,竟有鲜血流出。

    李正惊讶“这是类似剑气的技巧?”

    身上穿的掩容服饰与黑龙甲全都被无形之力切割开,身上出现了几个不深的口子,鲜血淋漓。

    这是李正在水蓝星玩家中无敌之后,首次在战斗中受伤。

    “刀芒剑气,你以为只有你会吗?”那托冷声嘲弄,之前他就注意过李正的战斗方式,知道他极为擅长以刀芒作战,所以上来就给了个下马威。

    “既然如此,那我就礼尚往来,也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刀芒吧。”李正随手把血擦干,高举琉璃长刀,隔空斩出一记天地一刀斩。

    这一斩他努力寻找着被天龙族影响后达到的境界,试图复刻每一分力都不浪费的技巧招式。

    然而他的天赋终究还是差了一点,这一刀十分力只有八分完全利用上,还有两分被浪费掉了。

    即便如此,这一刀也不容小觑,足以斩破初级高阶的防御,对目标造成伤害。

    那托不敢大意,挥舞狼牙棒硬撼刀芒,竟将那刀芒从中间崩断,往两侧迸飞出去,在远处地面上犁出深深的痕迹。

    “还不错。”那托冷声道“难怪有勇气与我对战,原来是有着这样的底气,但是可惜,这点战斗力在我面前还是不够看!”

    他脚下用力一踩,地面被巨力震碎,大量泥土粉尘被反震之力抛了起来,在他身边形成一道圆形防线。

    下一刻,他冲破那道防线,宛如一辆泥头车凶狠创向李正,狼牙棒被他倒拖在身后,将地面划拉出几条又细又窄的深沟。

    “力量型?”李正眼角微微压了压“不能正面硬撼,只能从侧面迂回!”

    魔雷双翼展开,李正的速度勐地提升了一大截,在那片区域留下了二十多个姿态不同的身影,每一个都像是他的本体,极为真实。

    “凋虫小技,看我给你全部砸烂!”那托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因为李正这招不但融合了两种步伐与魔雷双翼的运用,还糅合了部分米瑞尔‘万鞭归宗’的技巧与精神力辅助。

    这是他在菩提树下悟道时领悟的招式之一,在持灯者改良之后,才终于又足够的能力使用出来。

    因为是初创,还有很多错漏,如果补全到完美状态,李正觉得自己可以做到身化万千,在每一个身影之间自由穿梭。

    只不过那对他的体力与精神力都是非常严峻的考验,想要做到极为不易。

    那托成功撞碎一个身影,转身即将冲向下一个之际,那破碎的身影竟然重新黏合并且悍然砍出一刀!

    是的,就算这些身影被打碎,李正也可以立刻补充,并且投入运用。

    这才是这招的精髓所在,出其不意,防不胜防!

    那托仓皇抵挡,无法用出全力,被李正一刀砍翻,滑行出去十多米。

    他觉得自己竟被对方打得倒地,简直是奇耻大辱,怒吼一声跃起就要回击,却看到刚才砍出长刀的那个身影主动消散不见。

    “你在看哪里呢?”李正戏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是精神力的运用技巧之一,凝声入耳,通过精神力的频率震动,将声音传导至目标耳边。

    那托下意识一棍横扫,打碎了背后新出现的身影。

    下一秒,不远处一个身影变得灵动起来往一旁缓缓走出几步,李正笑道“我在这呢。”

    然后,这个身影保持着一步踏出的姿势凭空碎开,消失不见。

    紧接着在前方又出现一个身影,姿势刚好与前一个消散的衔接上,只是没有下一步动作,宛如凋像。

    那托被这古怪的招式惊住了,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古怪的能力,而且他没有在空气中发现有多么浓郁的基因原力波动,说明这并非基因能力!

    “藏头缩尾,有本事跟我正面一战!”那托怒级,倒持狼牙棒,环顾四周,仔细辨别每一个身影的细节。

    “正面……”左前方的李正动了,那托抓住机会用力跳了过去,狼牙棒用力砸碎那个身影,将地面轰出一个大坑。

    “对抗……”右后方的李正动了,挥出一道刀芒,直击那托后背,被他反身用狼牙棒砸碎。

    “你在说笑……”又一个不同方位的李正动了,依然是没有太大威胁的刀芒,那托应付起来越来越熟练,但他的情绪却逐渐暴躁起来。

    “你连跟扭曲兽潮正面对抗的勇气都没有……”又一个李正被轰成碎片。

    “却在要求我跟你正面一战?”那托左奔右冲,轰碎一个个李正,周围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少。

    他拄着狼牙棒,张狂笑道“等我把这些幻影全部砸碎,我看你还能往哪儿躲!”

    话音未落,一处空地突然又出现一个李正的身影,左手持刀,右手往前深处,高高举起中指。

    那托从举起的中指上感受到了强烈的鄙视之意,心中又惊又怒“他竟还能创造出幻影!”

    一开始李正补充了几个,之后被他砸碎一个就少一个,他还以为对手消耗太大,已经无力维持这个能力。

    没想到李正只是故意让他产生这种判断,故意没有补充罢了。

    不过李正随便补充了几个就停下了,因为他确实到了极限,要是继续拖下去,对他很不利。

    这场战斗的难题在于,李正的攻击能力太弱,每一次都会被那托轻松化解,就连他现在杀伤力最强的天地一刀斩,都无法对那托造成实质性伤害。

    而那托的弱点在于不够灵活,而且速度也不如李正快,手段更是直来直去,没有李正这般花哨,以至于他除了一开始占到些便宜,后面全程被玩弄在股掌之间。

    两者谁也奈何不得谁,可继续拖下去,李正的体力消耗太大,最终还是会落入下风。

    现在就看那托能不能沉得住气,拖到李正乏力的时候,毕竟不久前李正刚经历过一场鏖战,耐力早就到了极限。

    挑衅那托的时候就已经是强弩之末。

    但那托的心性显然不够稳重,他先是焦急地想了一会儿策略,发现自己没法破解李正这诡异的招式,反而另辟蹊径,做出了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选择。

    只见他忽然扛起狼牙棒,对周围那些身影不管不顾,埋头冲向不远处那一条以扭曲生物血肉汇聚而成的阵线。

    “他奈何不了我,也拦不住我!”那托心道“那我又何必跟他死磕?直接冲过去抢夺扭曲魔晶,收刮一笔,然后趁着精神防御到达极限之前回到金光地带,又有谁敢继续出头阻拦?”

    谁都没想到,他竟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在决斗还未结束的时候抛下对手,强行抢夺那些扭曲魔晶。

    金光地带中,有许多一开始跟他抱着差不多想法的人,此时都对那托送上鄙视的目光。

    那些视线像是一根根针似的,扎在那托后背上,叫他好不膈应。

    但他已经不在乎了,只要弄到足够的紫魔晶,他的实力必定能得到一次极大的提升,现在那些看不起他的人,未来只能仰望他的身姿!

    “无耻啊无耻!”夏侯飞破口大骂,觉得那托的行为真是太贱了。

    李正动身想要阻拦,却在视线扫过那一个个站立在血污中的身影时,脚下一顿,停了下来。

    第六四九章无耻行径免费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dawujias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dawujiasu.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